????为什么这个号这么久不更新还有人fo啊(你的良心不会痛吗.jpg

日,不知道到哪槽这事(非日漫圈请勿对号入座

首先我想说,苏粉 is rio。
管天管地你管得着别人怎么萌角色啊,大言不惭地说出“xx是我的人”这种话,实际上只是因为其他角色粉萌了你的拆/逆,就把别人说成恶心的邪教。要不你先翻翻自己的产出看看,明明曾经也有类似倾向,只不过你萌AB别人萌BA。干脆直说你只是单纯在掐攻受不就好了吗,简单明了,何必扯什么某某CP不合纲常伦理道德这种大空话。毕竟原作大家都是早就各自组建家庭的人,都是拉郎配谁比谁高贵啊。
以及tag学家也是厉害得不行。
角色tag不是你家开的,一副嫌弃得不行的模样说着某角色名tag下的产出辣眼睛再也不想打开,要不干脆你多买点网易的股票当个大股...

服部平次版“逗你玩儿”,极度OOC,人物性格还原强迫症患者勿点。
出场人物:工藤新一,服部平次,怪盗基德

某次怪盗KID偷宝石的夜晚。
临近预告时间,洗衣机跟服部守在宝石旁边。洗衣机告诉没什么追捕KID经验的服部自己在另一个通道守着,服部守在这边有什么问题就喊他。
服部等得无聊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小警员。
两个人之间隔着几道报警机关。
小警员:你是谁啊?
服部(盯着可疑人士):服部平次,你谁啊?
小警员:我你都不认识,我叫逗你玩儿。
服部(心想shenmegui但还是相信了):哦,你来干嘛啊。
小警员:我来巡逻的。
然后小警员开始拆第一道报警机关,服部大喊:工藤!有个人在拆红外线!
洗衣机:谁啊!
服部:逗你玩儿!...

【原创AU】Dragon & Bard(3.Ⅱ)

准备进入主线,大概

3.Ⅱ

    所幸无人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意识清醒的人都被那个站在临时搭出的高台上弹奏尤克里里,唱着编入歌词里压着韵脚的故事的吟游诗人所吸引,他们的目光在黑发青年人身上停驻,迟迟不肯移转;而酒馆的应侍见多了发生在这里的怪事,大概当他是那些醉鬼里的一员,波澜不惊地干着手头的活碌,完全没将他放在眼里。

    现在回想起来,他能够单手制服那个男人,或许是因为那人的话令自己有些失控。如果不是被巴德中途叫停,那人可能断掉的不止三条肋骨了。

    现在又...

【原创AU】Dragon & Bard(3.Ⅰ)

仍然是分两次(躺平


3.Ⅰ

    当夜色开始四合,天空逐渐由夕阳晕染的暖红色转为深沉的墨蓝。在这两种色彩奇妙交织的时刻,启明星从地平线下悄然升起,它将一直明亮显眼地挂在西方天空中,直到月光完全笼罩大地将它的亮光遮盖。

或明或暗的灯光在前后差不多的时间里映亮了各家的窗户,多数商户做起了打烊准备,街道上的吆喝声也渐次低下去。暮光中的小镇显得无比安宁祥和。

    而两个外地人就在这个时间来到了这个小镇,两张长相迥异但同样英俊的年轻面容上都显出了疲惫的神态。看来他们一定经过了相当漫长的路途才来到这里。...


白黑条漫自汉化,ID见图

白马的强势主权宣言(不


洗衣机(一脸懵逼):excuse me???(并不是很想和这两个基佬搅在一起

【原创AU】Dragon & Bard(2.Ⅱ)

...狂战士白马(。


2.Ⅱ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吟游诗人只来得及将地上另一人踢晕,就看到大个子准备出拳砸上褐发男人的后脑。在他想到该怎么做前,已经迈出脚步冲过去,挡在两人中间双臂交叠扛住了对方的拳头。后一秒他有些后悔如此莽撞的正面和这个大个子对抗上,毕竟自己并不擅长力量上的比拼。

    “就你这样发育不良的弱鸡,也想来阻碍我?”鼻孔如斗牛般喷出粗气,大个子轻蔑地看着比自己矮了不少瘦弱的黑发小子,“那正好,我要先打破你的脑袋,再收拾你那没用的废物同伴。”...


【原创AU】Dragon & Bard(2.Ⅰ)

2.Ⅰ

    所以其实自己这算是被敲诈了?

    坐在小饭馆角落的一张桌子边,端起玻璃杯正打算喝水的吟游诗人突然间脑袋就转过了弯。

    明明从前只有别人给自己钱的份,今天这算是阴沟翻船啊大意了……这样想着,他有些郁卒地灌下一大口温水,将杯底重重敲在桌面,接着冲对面那个动作优雅正慢条斯理享用着午饭的勒索犯翻了翻眼皮。

    被瞪的人浑然不觉般安静地吃完午饭,拿起方巾擦拭过嘴角,抿一口水润过嗓子后,开口说道:“赔杯子的钱也...

【原创AU】Dragon & Bard(0-1)

文/帅气的兔子

CP:白马探×黑羽快斗


一个文前:大概是个在架空世界发生的,和冒险啊魔法啊炼金术啊年轻人的爱与勇气啊(。)有关的故事吧。具体讲的什么总觉得标题就已经说完了orz

如果无碍请食用(´・ω・`)

P.S. 感觉上次打开LOFTER已经是十年前了(跑

0.

    亚伯特突然从梦中惊醒,如同被毒藤刺到一样猛然弹起身子。心脏几乎快从他的喉咙里蹦出来般突突跳着,亚伯特咽了咽唾沫,抚着胸口平复下急促的呼吸,低声自语着“没关系只是个梦罢了”。却又一副怕被人瞧见似的模样,左右张望一下确认没有旁人后,他才算...

不太懂那种写对家文还要打个我家tag的意思...污染tag么,还是仅仅是一个单蠢的ky?^ ^#

初次做MAD_(:з」∠)_

白黑真的好棒啊呜呜

求弹幕求评论求不打(

【补档/白黑】厕所里的哭泣女声

因为不老歌开始整顿了,索性把以前的补档删掉重发了

第二次补档了(摔

菠菜


但是肉好像要注册了才能看...唉,也是麻烦_(:з」∠)_

一个丧尸背景的没头没尾的脑洞文。

包含少量不明显的白黑和平新。

    凌晨时分白马被一阵窸窣的杂音惊醒。他从放平当做床铺的驾驶座上轻轻直起身子,贴近前窗用力眯着眼睛想要看清楚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他只能看到望不见尽头的黑暗。

    那样的声音也没有再次出现了,白马放缓呼吸试图找出来源。但他唯一听到的只有自己心脏鼓动时发出的通通响——也许刚才自己只是被噩梦中的幻听所惊醒,毕竟生存在目前的环境下,他们早已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

 @一笑如故 

张口就是人身+诅咒,大大你的文学素养可不是一般高啊w

biao来biao去的,一个小女生家家说这种话还真是....啧啧(邓瑶

联动点我

做了一个粗略的长微博w

理了理时间线并整理了目前可知的截图(不用“证据”这两个字因为并没有到那个程度

你家大大的画风,各位看完长微博自由心证吧w

 @一笑如故  还是请大大给个说明。

联动点我

© 吃豆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