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orn to Die(01-02)

Born to Die 向死而生

CP:白黑(魔术快斗)

文/帅气的兔子

 

白马黑羽均为青年设定,年龄30左右,死亡梗。有原创角色,第一人称。

如果无碍请食用(´・ω・`)

 

01.

    我叫黑羽信之,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目前正在我父亲的老宅里为他整理遗物。

    他是在一星期前去世的。前一天晚上通电话时告诉我说自己感冒了吃了药就会休息,但当我第二日上午去探望他时发现他已经在那张床上永远地睡着了。很奇怪不是吗,明明只是一点小小的毛病却能夺走一个老人的生命,但医生在检查尸体后表明父亲只是正常的死亡。再看看他脸上安详的神情,我觉得父亲在睡梦里似乎并没有迎接死神而是奔赴了一场宏大的典礼。

    作为一个终年为73岁的老人来说父亲他实在的算不上长寿,但他去的时候也并没有遭受什么痛苦折磨,我想这大概也算得上是种幸福了。

    我向公司申请了为期一周的假期来处理父亲的身后事。前几天举办完葬礼时一位姓服部的老先生告诉我务必为父亲整理遗物,“我觉得作为他唯一的直系亲属,你应该了解他原本没有说过的事情”。自称是父亲生前老友的服部先生这样说着,握着我的手突然用力紧了紧。

    虽然不太明白他的那番话,但我还是让服部先生放心,告诉他即使不这样说我也会去的。于是等葬礼结束后,我便驱车回到了这栋父亲居住了大半生同时也是我度过了整个少年时期的老宅子。

    我到达时是下午三点一刻,打开大门一股淡淡的霉味扑面而来,不过是半月左右没有人活动,老房子里便充满灰尘,有些沉闷死气。阳光投进玄关时我能看见细小的颗粒被带起在空气中上下浮沉,却照不透更深处的黑暗。

    还真是阴沉啊……我这么想着,连鞋也没有换就进了屋。房间里布满了灰尘,踩在鞋底发出嘎吱的轻响。

    父亲从没请家政打扫过屋子,即使是我搬出去住后也是由他一个人来整理家务,也罢,估计这房子以后不会再有人住,我也就懒得去清扫了。简单把我原来睡的那间房收拾出来,我就去了书房,想看看需要整理哪些东西。

    

    我的父亲,名叫黑羽快斗,在我看来本质上是个毫不正经的人。

    从我记事起,他总爱和我抢电视的遥控器,原因是我要看动画而他的魔术节目马上也要开始。他常常会教给我些简单却讨人喜欢的小魔术,说什么“男人就应该有些牢牢俘获妹子芳心的本事”。爱抢我的零食吃,尤其是巧克力,抢不到还要和我撒泼打滚。而且他还怕鱼,从小到大我就没去过几次夏日祭,原因是要路过几次那个捞金鱼的摊子。

  好吧,说是父子,严格算来我和他相处更像是朋友或者哥们儿。父亲从未过多干涉过我的私人生活,他尊重我绝大多数的选择。如果事情还算重大,他会让我多做考虑,拿不定主意再向他询问。实话说我很享受这种亲近但绝不逼迫的关系,能活得那么无忧无虑也是幸亏了父亲。

    但就是这么一个不正经的人,幼年时我却常见他坐在通向后院的回廊上,沉默地望着夜晚的天空。有时我会轻轻跑到父亲身边坐下,他却像没发现我似的,依然对着遥远的银河出神。

    “在想什么呢?”

    我歪过身子,盯着父亲仰起的侧脸问。到这时他才如同从梦中挣扎着惊醒般,眨两下眼,偏头看向我。“星星啊。”他伸手揉揉我的头,“看起来闪耀的星星,其实很可能早就消失了啊。”

    那还是夏天,时常有烟火大会举行。大片礼花在天空炸开时的光芒掩盖了行星的闪烁……还有父亲眼里一闪而过的,寂寥?

    

    唉唉,逝者已矣,现在还有别的事要做,打起精神来啊黑羽信之。我揉揉脸,让自己回神。好吧,看看这里有什么可以收的。挽起袖子,我站在房间正中环顾四周满满当当的书柜,总觉得要收拾出来是个大工程。

    说起来,父亲似乎曾经告诫我不要老到书房来?应该是有他很重要的东西在这里吧。我挑了一下眉毛,心说着这次就原谅我吧老爸,一边开始翻箱倒柜。当我打开书桌脚边那个柜门时,一沓纸从里面哗啦散了出来。

    我俯下身子去看,柜子里还有一个纸盒和一本封皮全黑的笔记本。哇,还真是塞得满呢。这么想着,我把东西全都拿出来,开始逐个检查。

    随手捡起一张纸片,上面只写了一句话:“白马真是世界第一的大蠢货。”我一下笑喷出来,难道这就是父亲重要的东西,小孩子说坏话般的语句?大概是父亲学生时代留下的。这样看来,他还是个念旧的人嘛。

    等等……这个姓看着眼熟,服部先生好像提到过这么个人名。

    

    “如果你知道了一个名叫白马探的人,不必惊讶。那是个与你父亲关系匪浅的男人。”

    

    我猜那人或许是父亲的至交。但这张纸条怎么看都是在骂人……有的友谊就这么奇怪。总之看看笔记本里写了什么,我也不管地板上厚重的灰尘直接盘腿坐下。

    随手翻到笔记本中间的部分,印入眼里的是一排日期,我挠头,这大概是日记吧。念叨着“莫怪莫怪”,便开始往下阅读。

 

02.

    X月10日

    今天到医院复诊,陪白马去的。

    为白马做诊断的是神经科主任。他拿着那叠化验单肌电图研究很久,又问了许多包括生活作息、饮食习惯、家庭遗传病史的问题,可到最后还是没告诉我们这究竟是什么病症。只是建议白马随诊,等到三个月后再重复体检和肌电图。

    回家时我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也不知道这些医生是干嘛的,连病情都没个准话。”

    白马却让我不要着急,说什么“这也是为了诊断严谨”。笑得一副轻松悠闲的模样,像去医院跑了好几趟的那个人不是他。

    我问他难道不会担心吗?这时他把从车站旁小店里买的冰水递给我,说:“不担心是假的。不过等确切结果出来了才能为将来做打算啊,黑羽君。”

    “是啊是啊,大侦探道理倒是看得通透。”我也只好跟着笑,“无论好坏都要向前看不是?”

    我仰头喝了一大口水。在盛夏午后冰水顺着喉咙滑进胃里,沁凉扩散至燥热四肢的感觉真是绝妙。

 

    晚饭后我一直用电脑查白马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毛病。白马把手头的案子处理好后,他跑来我身边,“黑羽君是打算转行当医生了吗?”

    我白他一眼,说要不是为了你老子才懒得看这些,明明每个字拆开都看得懂,连在一起感觉像我的智商都被清零了一样弄不懂意思。

  “那你看明白什么没。”白马揉我的头发。

    我想吓吓他,故作深沉地思考了一会儿,才转过视线看他。“喂白马,我看了好多资料,你不会是得了……帕金森吧?”

    白马抬了抬眉毛,摸着下巴说:“那我要想麻烦黑羽君以后能照顾我,而不是嫌弃我跑掉啊。”

    我哈哈笑他,说你不会真信了吧,放心啦我不嫌弃你的。

    他说但愿如此,然后就去洗澡了。

 

    白马身体出现的异样第一次显现出来是在半年前。某天下午他在泡茶时将那个精致茶杯打碎时,我以为他仅仅是不小心而已,还笑着问他是不是家里太有钱所以失手打烂的都是上等茶器。

    他笑得无奈,耸了一下肩说可能是最近接的案子多了有些劳累,等再过一阵都处理好就能休息了。

    我说过度劳累小心肾亏,啧啧那大好青年不就废了吗可惜啊可惜。

    不等我继续调侃白马就塞了瓣苹果到我嘴里,拍一下我的头说,啊呀黑羽君何必担心,我还会在床上亏待你么?

    我哈哈笑起来,光天化日说这种话你也不怕被警察抓,真是衣冠禽兽。白马凑过来轻轻碰了一下我的嘴唇,说,在自己家里还会怕这些吗,反正只有我和你。

    当时我们并没有当一回事,想着工作忙完多多休息就好。可是之后这样的状况出现次数越发频繁:白马把水杯打翻,好好握在手里的钢笔不知为何掉在地上摔坏了笔头,做饭时菜刀落偏差点把他的手指切下来……太多的事。

    我们一直把这些当成是他不小心造成的,为此我还笑他年纪一点一点见长,却越来越跟个小孩一样要人担心。

    直到半个月前,那天我们因为什么事特别高兴,我提议开打一场枕头战,白马说着“黑羽君还是个孩子啊”然后朝我扔枕头。打闹时不知道谁先绊倒,我和他摔在地上滚作了一团,我从白马身上爬起来时想要拉他,他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左腿像消失了一样。”他仰面躺在地上,说这话时依然在笑,似乎是不想我担心。“没知觉。”

    当时我吓呆了,还以为把白马给直接压成了瘫痪,幸好四十多分钟后他左腿的知觉又回来了。第二天我好歹让白马把手头的事放下,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神经科的医生看过病历和CT图,让我们之后再去复查。

    结果复查还不是没有准确答案,真是气人。现在这样,也只能等以后随诊了吧……


03-04




最近一边写论坛一边摸鱼的产物...我会说其实开这篇的脑洞比论坛时间早吗!!(结果摸到现在也只有3000多一点的字数_(:з」∠)_

无聊就写两句,也不知道一个短篇会写到何年何月...先来能编辑的LOFTER发好了(毕竟我是个手残老要打错字(跪

无限循环Eli Lieb叔的Born to Die...标题就直接拿来用了。搜了一下好多大大都用这个做过标题,我一个废渣真是太丢脸了!!(;ω;)

以后写了大概都往这一篇里边塞吧...跪求捉虫(;ω;)


这鱼说不定摸着摸着就不见了

评论 ( 10 )
热度 ( 13 )

© 吃豆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