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Little Bookstore

CP:白黑

文/帅气的兔子

 

 

Ι August

    

    芒果街上有一家很特别的店。

    那家店的确可以作为这个镇的小镇传奇来对待。

    本镇并不算繁华,而芒果街也并不位于小镇的中心地段,所以有人会觉得那家店的主人一定是疯了才会把店址设在那条街上。

    因为这是绝对会折本的生意呀。

    但这家店居然会撑住了刚开业时经费周转困难的时期,而且现在不仅可以平稳地运作,还时常赚得满钵盈利。

    咳,能在这么冷清的街上把店经营得如此红火,那店主肯定是个奇人了。

    

    如果向常常去那家店照顾生意的女孩子打听店主的情况,她们会告诉你店主只是个很平常的青年。但说这些时她们总会加上繁多的赞美性的形容语句。

    例如“头发不太精心打理但乱乱的样子有特殊的萌”“皮肤很好很白皙好想摸一下”“眼睛是天生的湛蓝色看上去十分慑人心魄”“笑起来特别可爱还有小虎牙呢”“脾气超随和是个很好相处的大哥哥”“有时候侧脸会露出淡淡的悲伤神情简直快让我头部血液逆流了”(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总之店主大概是个24、5岁的平易近人的青年,且长相还不算坏。

     

    那是一家书店。

    开在清冷的芒果街上,生意却并不清冷的书店。

    书店的规模其实不大,小店里书柜高得直直抵到天花板上,里面密密麻麻摆放着种类杂乱的书籍。而店门也开得很小,木质框的玻璃门是单扇朝外开的,在下午三四点的日光里会像镀了一层金。如果街上行人走得匆忙简直会把这店无意识屏蔽掉。但因为看到店名慕名而来的人近店十秒后往往会发出赞叹的小小惊呼。

    店里虽然挤了一些,但总归是很整齐的。摆设也很漂亮,透着一股英伦风格的味道。店主坐在收银台后听着轻而缓慢的音乐,慵懒随意地向进入他店里就像Alice误入奇境的客人打招呼。

    顺带说一句,第一次来的客人基本全是被小店极富个性的店名吸引。

     

    “第37家”

     

    上中学的女孩子们常在每天放学后呼朋引伴邀约数人同去书店,脸上洋溢着无法掩饰的期盼和向往。同班的男生有时会好奇地问她们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第37家书店买书喽,”女孩子笑靥如花,“顺便看看店主先生。”

    诶诶少女们,你们把说话的顺序弄反了吧?

     

    “第37家”书店店主先生,名叫黑羽快斗。

 

    他此时正坐在自己的店里,单手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翻着随手抽的一本书。

    小功率的空调正努力地运作着,凉凉爽爽的冷气伴着细小的呼呼声吹出。屋内和外面的温度差了好几度。

    黑羽不时抬起头看看门外的街道,八月份下午的日光明晃晃的铺在芒果街的道路上,刺得他两眼生生的疼。他伸手揉了一下眼,打了个大哈欠。

    “自从开了这店后,生活真是越来越无趣了啊。”

    他擦擦眼角挤出来的泪水,心想。

    

    “叮呤”

    

    门上的风铃响了一下。

    “欢迎光……”话没说完,黑羽就发现进来的人并不是顾客,他赶紧改口,“小林,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啊。”

    叫小林的青年闻言笑起来,他把自己的单肩包挂进藏在隐秘处的收纳柜,说:“今天比较闲,基本上没我选的课。就早点过来。有什么要做的吗,店长?”

    “嗯……一会儿会进一批新书,现在你就掸掸书柜上的灰吧。”

     

    小林是在本镇唯一大学里上学的学生,也是“第37家”的兼职工。当时自己的店开张不到两天他就跑到店里说要打工,被拒绝了好多次依旧死性不改地赖在店里当帮工。后来黑羽一心软就同意了。

    “干得不好我不付工钱哦。”

    黑羽记得自己是这么威胁小林的,不过小林依旧笑嘻嘻地说:“店长你就放心吧,我在家里干杂活可是超厉害的。”

    再后来,他就糊里糊涂的让小林在店里长期当兼职工了。

    不过多一个人确实方便很多。而且小林很勤快,店里的清洁基本都是由他做,有时候店里太过繁忙他也可以帮忙收一下付款,订的书到了还能帮忙搬进店里。有时候黑羽都觉得自己像是压榨劳动人民的黑心地主,小林也只是说“没关系我也是店里的一员嘛”。

    可谓任劳任怨。

    

    

    黑羽有时候会想起很久以前,也有个少年是这样对待自己的。

    而且不只是任劳任怨,他甚至把自己的将来、生命,全都交在了自己手上。

    

    白痴……

    

    “我怎么可能是那种能够把握住这些东西的人啊。”

    他微微笑了一下,才发觉自己的神志早已不在书的内容上了。

    

    

    那年他们都还是高三的学生,生活是很单纯的繁忙。

    为了结业考试,为了考上一所好大学。被各科老师发下来的大张大张的试卷覆盖,做题抄笔记写到手腕酸痛却依然嘻嘻哈哈,说什么苦中作乐。下课时花五分钟闲聊,五分钟欺负青梅竹马。

    以及夜间时不时会有怪盗的活动,这是绝对不会被高三紧张繁密的课业所耽搁的。

    白衣的怪盗站在高处,逆着风看追他的一帮警察从天台的各个入口蜂拥而至,然后继续用一种欠揍的笑对着带头的中森警部说:“哎呀,这个不是我要的东西呢。”说完把名贵宝石随手一扔,挥手拜拜,撑开滑翔翼就走了。

    

    当然有时侦探白马君会比警部快上几分钟,于是天台就变成了两人的世界。

    “大侦探不怕晚上熬夜明早起不了床吗?”他问。

    “你不也一样,KID君。”

    白马总是用那种不愠不火的笑容说话,弄得他几次想把宝石砸在那张脸上。

    “是是,东西你赶紧拿走,我还要回家睡觉呢。”

    “这次又不是?”

    “对,”他说,“不然我还你干嘛。”

    到这个时候,警官先生大概也来了,于是他把宝石往白马手里一塞,撤退。

    

    “诶诶,KID跟你说了什么?”背后警部的声音远远传来。

    “只是把东西还给我们而已。”

    真是个撒谎不会脸红的侦探啊。

    这么想着,他的嘴角也不禁会勾出一丝笑。

    

    

    日子过得简直叫一个悠哉游哉。

    黑羽甚至以为日子就这么一直过下去了,周而复始,永无终结。

    他有时还会希望就这样,找不到那颗宝石就算了。

    这样很不错。

    没有什么黑衣组织,只是这样,他偷偷宝石然后再还回去,捉弄一下警察,顺便和某侦探互相吐槽吐到死。

    但那时竟会以为这就已经不是普通生活了。

    现在想想。后来接踵而至的,才算真正的残酷。

    

    或许自己当时活在梦境中吧……

    黑羽笑笑,合上书。”算了算了,现在可不是怀旧的时间啊。”

    “小林,你看一下店子,我出去走走。”

    他说着出了店门,在灿烂耀眼的日光下伸了个懒腰。

    果然,坐太久血液都淤积在腿部了,出来活动一下总是好的。

    总好过在那里乱想吧。

    

    走在街上,不时会遇到店里的熟客。女孩子们朝他问候的笑笑,然后会有人来问比如“黑羽先生我上次订的那本18X的BL漫到了吗”的问题。

    “嗯嗯,大概这两天就会到了。”

    他也笑着回答,嘴角大概是从某人那里学来的15°标准笑容。

    

    

    “黑羽……快斗?!”

    

    他听见有人在身后叫自己的名字。

    多久了呢……没听见别人喊出自己的全名。

    转身的时候他还这么想着,不过看到那人的脸时他也吃了一惊。“服部平次!”

    “所以你小子居然在这里啊!害得我和工藤当时找你那么久……”服部平次的笑还是一如当年,大阪的阳光笑容。

    “好久不见喽。”黑羽走过去,搭着服部的肩,“一会儿请我吃晚饭吧,庆祝老友重逢。”

    “喂喂喂,不是该主人请客人的吗!”

    服部嚎叫着被他拖走。

    “不不这叫主随客便,让我带你去逛逛说不定就饿了呢?”

    

    

    “哎呀,你这家店开得还真不赖。”

    敲诈了服部一顿晚餐,作为交换条件,黑羽把他带到自己的店里参观。

    “那要不要买几本书当作纪念礼物,那回去分给朋友?”黑羽坐到收银台后面,笑得一副奸商样,“打九五折还每本书由我亲手绘制KIDQ版头像,很划算哟亲~”

    服部听完他的话后很夸张地抖了一下,“不买,谢谢。”

    “那你打算看我亏本亏到饿死吗,当为朋友伸出援手就买一本吧。”黑羽冲他挤眼睛,“是吧,平次君?”

    “大爷拜托你说话正常点。”服部做了个“恶心”的表情。

    然后两人就不再交谈,黑羽趴在台子上看服部在店里的书柜前绕来绕去,抽出书来随意翻翻。

    

    “啊,话说回来,黑羽你不打算回去了?”

    静了很久,服部拿出一本书,一边翻看,一边似乎很漫不经心地问。

    “回哪儿去?我家就在这里啊。”黑羽盯着服部,“除了这里我还能去什么地方。”

    “我是问你,你打算一直守着这个破店,再也不想发展吗?”啪一下合上书,服部似乎在生气,“如果白马知道的话,会后悔他当时做出的选择吧。”

    “他不会。”黑羽喝下一口水,“况且,我除了靠这家店谋生,还能发展什么。”

    服部用力地把书塞回——不,应该用捅该更确切一些——捅进书柜中,两步走到收银台前,双手撑桌。“你会魔术啊。你的手法那么优秀……”

    “那种东西,我早就忘光了。”

    黑羽笑,“所以,别劝我了。服部。”

    “你……”

    服部咬牙。很久,他才吼出来:“你在牢里蹲傻了吗黑羽快斗!”

    

    啪。

    

    鸡毛掸子从小林的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对、对不起……”

    小林慌慌张张地捡起鸡毛掸子,打算推门出去。

    “没关系,就在这里听着吧,小林。”黑羽招呼他,“全是以前的事了,听见也无所谓。”

    “我看你是没救了!”服部伸手掐住黑羽的肩,力道大得出奇。“告诉我,你确实就这么想吗?你的心也是这么确定的吗?”

    “你说呢,服部?”他微笑着看着对方的眼,“我只想,当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了。”

    服部定定地看着他,许久,才放手。“是吗……真不值啊。”

 

    黑羽的手心一瞬间就出满了汗。

    

    “我走了。”

    服部僵硬地笑了一下,往门外走。“虽然我一直很讨厌白马的那种固执与自大,但也是他的固执与自大踩换得了你活下来。黑羽,他真的,不值得。”

    “服部,有些事你大概还不清楚。”黑羽努力瞪着身前收银台桌面上虚无的一点,不让自己眨眼。他的声音像贴在刀尖上一样,有细微的颤抖。“作为普通人活下去,是他向我提出的要求。最后的要求。”

    推门时服部的脊背滞了一下,他微垂下头,隔了很久才轻声说。

    

    “好自为之。”

    

    

    啊啊,总算把麻烦的家伙送走了。

    黑羽上网浏览着近几天的新闻,并接受某束目光的注视。

    

    抬起。移开。抬起。移开。

    

    目光很飘忽,在他身上定格也从不超过十秒。但来来回回的,总还是会感受到。

    “小林,想说什么就说吧。”他终于抬起头,对小林说。

    “啊,对不起。”小林抱歉的嘟哝了一声,“我……呃,因为刚才你的朋友说……所以……店长对不起!我不小心听到了!”

    在那么小的店子里,谁都听得到吧……

    虽然小林说得吞吞吐吐,但黑羽还是能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

    果然,是被服部那一句“你在牢里蹲傻了吗”给吓到了啊。

    “都说了是以前的事,”黑羽笑起来,“说出来也没关系。你店长我啊,以前因为干蠢事进过牢房,不过不是什么大事啦。改过自新就被放出来了。”

    “太好了。”小林明显松了口气。

    

    其实他并没有全讲实话。

    

    

    当时他若带着白马一起逃出来,真相也就能立刻大白于天下。组织的成员在那次事件中死了很多,但人毕竟不是黑羽快斗杀的,所以定罪也只能以他作为怪盗KID的偷盗行为来定。

    被警方拘禁起来后,工藤和服部四处奔走,希望可以为他减免一点刑罚。

    那时他十九岁,还未成年。不过毕竟是国际闻名的大盗,他被判了三年监禁期。当然其中的原因之一是工藤帮他请的律师事先教给他的辩词在法庭上他一句也没说,他只是微笑着站在被告席上,陪审的不少人都以为他是顶不住压力而疯了。好吧,他其实巴不得自己疯了,或者立即被什么东西砸中后脑失忆。

    可他明白,自己清醒得要命。

    清醒得那些记忆可以像电影般可以一幕接一幕在他眼前,连细节都丝毫不改地过一遍。

    

    法官宣判的一瞬间,他看见旁听座位上中森警部的脸立刻变成惨白。而一同来的青子早已离开了法院。

    谁也不愿意结局是这样。

    “可总算为父亲报了仇啊。”

    他想这么宽慰自己。但那代价惨重到黑羽在很长一段时期都无法接受。

    

    黑羽在牢房里翻过自己被抓获——也就是那个夜晚——后的报纸新闻。似乎报纸只大力报道了KID落网的新闻,之后的事虽说不是一笔带过,但从头版头条移到了新闻栏目最不起眼的小角落里。连崇拜者为他抗议的事件都未曾被炒作一番。

    大概是要保护未成年的被告者吧。

    他这么想。可真正原因他猜得到,除了工藤与服部的帮助,极大的可能是那位先生出手把事情压下去了。

    不过那位先生大概恨自己入骨。再怎么说都是间接害死他儿子的人,即使有天大的理由都无法释怀吧。

    白马啊,你救我又有什么用呢。

    父亲早就被组织的人杀害,母亲也在决战之前死在他们手里。

    我现在,只剩一个人了。

    

    他总是这么想着,成天缩在牢房里。每夜每夜的不合眼,只是挺直了瘦削的脊背,瞪大眼试图在黑夜里看清幻想中那人的面容。

    灰头土脸,就像一只躲在臭水沟里的老鼠。

    ——现在,黑羽是这么评价当时的自己的。

    或许那时候得了类似于自闭症抑郁症之类的玩意儿吧。真不可思议,原来白马你还有能让人得病的影响力啊。

    每每这么嘲笑自己时,黑羽却不知道,他的眼眶早就湿透了。


TBC.



很久以前的文了......今天拿出来填,当做祝大家春节快乐的礼物吧!

剩下的内容明后天搞定!应该

(其实是某年参加白黑吧111题的老脑洞......不会被认出来吧!

评论 ( 11 )
热度 ( 35 )

© 吃豆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