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白黑】白马探(君)的消失 01

文/帅气的兔子

※CP:白黑白无差

※逆向穿越,一方性转,梗雷退避

※日常欢乐向(大概

以上,如果无碍请食用(´・ω・`)

 

 

01.Miracle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奇迹了。

    本来存在于小说与影视剧中早已翻来覆去被用得烂掉只消一眼就再没兴趣继续往下看的设定,如果有一天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唯一能做的只剩感叹了吧。

    

    胳膊肘撑在身后勉强不让自己整个摔到地板上,然而刚才冲击带来的疼痛早已被忽略不计,最初受到巨大震惊而一片花白的意识逐渐清晰起来。即使任凭那颗高智商的脑袋运转过速快要炸掉,他也理不清突然发生的这一切。

    将来自青梅竹马担忧的询问声抛在脑后,黑羽快斗瞪大了双眼,明明有无数的疑问在眼前反复出现,到了嘴边却只剩下语无伦次。

    

    这个世界,还有多少是人类无法预料的,将要发生的事呢。

    黑羽突然想不合时宜地这样感慨一句。

    看着那个女孩子从讲台上走下来,从自己脚尖前路过时他仰起头,正巧对上那双带着点嫌恶、冷冷瞥来的赤棕色眼睛。

    

    

    时间推回到几小时前的清晨。

    从纷杂的梦境脱出回到现实,黑羽迷迷瞪瞪揉着眼从被窝里坐起,打着哈欠含混不清地道一声其实根本不会有回应的早安,然后磨蹭着穿衣洗漱。过程中他看了一眼窗外透亮的天色,本以为快要迟到,在“拼命跑去学校但会挨骂”和“慢慢散步去学校依然会挨骂”两者之间挣扎了好一会儿,却在下楼后发现钟表指针还没走向七点。

    咦……看来今天起得意外的早啊。

    出门时毫无防备地被明晃晃的阳光刺得双眼生疼,黑羽赶紧抬手遮在额前。心说着今天也是个晴朗的天气啊,他的思考方向却已经跑偏到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去。

    等不了多久气温回升,身上的校服也会由长换短。那时漂亮的长腿女孩子们一定会脱掉冬天那层裹在腿上厚厚的毛绒袜子了吧……真是的,天冷一点也不好,连偷看青子内裤颜色的机会都没有。

    还被说了什么“黑色长袜就是专门来对付快斗这种色狼的”。青子那家伙,根本不懂男人的浪漫啊。

    ……啊说起来,昨晚自己回家后倒头就睡,他并不记得换过衣服。可刚才起床时身上穿着睡衣,难道在意识恍惚中他已经把怪盗礼服挂回衣柜了?

    浮想联翩间黑羽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校门外。把记忆的模糊归咎于早饭只吃了两片白面包,黑羽的结论是果然早餐必须摄入足够糖分才能保证大脑正常运转。

    在脑内模拟着今日应该如何捉弄青子,黑羽轻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三步一跳踏进教室后门时,却硬生生停住了脚步。

    好、好奇怪……像被什么东西触碰到潜意识里最警觉的那根弦,黑羽绷直了脊背。

    ——当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任何动物都会产生最原始的恐惧感。

    而这恐惧感如同海啸掀起的巨浪,劈头盖脸似乎要把他闷死般压在黑羽身上。即使立刻紧紧闭上双眼,他依旧感到天旋地转。

    

    “快斗?”

    

    女孩子的声音瞬间将黑羽拉回现实,挣脱束缚后他连忙吸进一大口气。

    “你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快要上课了哦。”青子歪着头疑惑地盯着他,问。

    确定青子并没有被发现刚才自己的异状,黑羽安心了不少,“……我把作业忘在家里了。”

    “快斗你真是的!”

    没有接话,他快速扫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觉什么地方不对劲。依旧是自己熟悉的教室和人,可隐隐感觉哪里发生了改变。

    暗声责备自己太多心,黑羽走到课桌边,“青子,你干嘛坐到我座位上啊。”

    然而对方皱起眉有些诧异地说:“你一直坐靠窗这边啊,这还是快斗自己选的。”

    “哈?我哪有——”

    “当时你为了上课好开小差发呆,可是撒泼打滚求我不要和你抢这个座位。现在就算快斗想装傻换我也不会答应你的!”

    黑羽觉得有些冤枉,莫名其妙被换了座位不说,错还全怪罪到自己头上。安慰自己“女人就是这种不讲道理的生物”,他瞟一眼那个靠窗的位置,觉得其实还不赖。

    坐下后黑羽打开书包却傻了眼,那里面连支笔也没有——可问题在于,昨天为了夜晚的活动,明明下课前他就把作业写完,之后即使和白马还有青子他们去玩都没打开过书包。怎么现在消失了?

    “惠子在收国文作业了哦,快斗~”邻座少女一脸坏笑地凑过来。

    “快把作业借我抄、啊顺便给我个本子……”最终他屈服在来自作业的巨大压力下,非常不甘心地补上后一句:“拜托你了青子大明神!”

    

    “话说回来,惠子她竟然换发型了?”由于没带课本,上课十分钟后黑羽已经感觉百无聊赖,只好东拉西扯找话题消磨时间。

    写下一行笔记,青子说:“难得快斗你会注意这些细节欸。昨晚我和惠子玩时向她建议换成披肩发的,不错吧?”

    原来昨晚他走之后他们又叫上桃井惠子一起玩了。

    他挑挑眉,“因为她之前的双马尾有点幼稚我才会注意。”接着黑羽板起脸,故作正经地说:“青子,我低估你的审美了抱歉。”

    “我揍你哦——等等,惠子之前扎单马尾的呀。”青子转头看他,“快斗你昨晚熬夜没睡好吗?”

    “啊啊算是吧……”毕竟怪盗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想到大概是自己平时观察得不够细致,才会记错别人的发型,黑羽耸耸肩不再说话,撑着下巴望向窗外透澈的晴空。那种让他感觉身体里像缺失了某一块的违和感再次漫上心头。

    这个早晨、真是太奇怪了。

    

    课上到一半时黑羽想他大概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

    太安静了。少了来自某个处女座强迫症侦探的念叨,实在过于安静了。

    还有一丁点的不习惯。

    明明昨晚和那家伙在宝石展厅才见过,怎么隔一夜他就变得沉默寡言了呢。

    “我说啊白马,你在搞什么……”边说着黑羽边转身看向后座,剩余的话却梗在喉咙里。

    没有人坐在他身后。准确说来,是身后的课桌根本没有曾经被使用过的痕迹。

    本来摆好的嚣张笑脸因为没有了接受的人,卡成一个奇怪的表情。嘴角不自觉抽动两下,黑羽转回身子,“青子,你知道白马那家伙跑哪儿去了吗。”

    “什么?”青子睁大眼睛,“那是谁啊。”

    这下轮到他来吃惊。“你、你失忆了吗青子——就是坐在我后面的那个人啊!”

    “我说快斗才是发烧了吧。”青子说着伸手附在他额头上,“我们后面一直都空出了一排课桌呀。”

    看青子神色认真并不是和他开玩笑,黑羽只好停止追问。他甚至考虑了白马其实只是自己梦中编造的一个人物的可能性,当然这种发生几率小到几乎没有的事件立刻被自己否决了。

    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错。

    

    

    当然所有的疑惑在课间到来的时刻都被黑羽归类到“以后再慢慢处理”的事项中。

    在青子“为什么忘带课本也不会忘记这个”的埋怨中他非常愉悦地打开手机,准备看看今天各大网站媒体对于自己昨晚活动的报道。

    虽然对于那些不外乎是“怪盗KID大活跃”“日本警界再度受辱”“怪盗至今逍遥法外!政府的无能还是另有黑幕”等等为博人眼球而设置的标题黑羽已经烂熟于心,但他总还是会有意无意去关注这类消息。这不仅是对于他能力某种程度上的肯定,同时是能让他更加接近八年前真相的助力。

    ……绝对不可以半途而废啊。

    但当他点开朝日新闻的网站时,并没有发现关于昨晚KID活动的报道。想着“不过只是一家小媒体公司没有自己的新闻很正常”,黑羽心情微妙地输入NHK的网址。

    依旧没有怪盗的报道。

    当他依次翻阅过NTV、每日新闻、读卖新闻以及能想到的所有媒体网站,仍然没找到任何报道。原本早应该被媒体大肆宣扬一番的怪盗活动,今天却连边角版块都没有出现。

    没想到现在这些传媒的消息流通竟然这样闭塞。黑羽有些失落,他趴在桌上,忧心忡忡地瞪着被捏在手里不停翻转的手机。

    或者是他的活动已经失去了新意,无法引起媒体的争相报道?

    胃部一阵痉挛,他无法想象当怪盗失去引人注目的特点后,自己还可以做什么来引诱那些埋伏在暗处的敌人现身。

    “……快斗、喂快斗!”晃神间,青子忽然推了推他。“绀野老师来了哦。”

    抬眼看了看刚好站上讲台的班主任,对于她没戴平时那副红色的半框眼镜黑羽甚至没有感到惊讶。

    反正今天发生的怪事已经够多了,再多来几件他大概也能面不改色地接受。趁班主任巡视的目光还没到达自己这边,黑羽默默将手机收到桌面下方。

    屈起手指敲敲讲桌,等学生们都安静下来后绀野说:“占用一点休息时间,我要向大家介绍新同学。”

    这种时候来的转学生,不就跟白马差不多嘛……啊啊别去想那家伙了,老惦记他又没好处。这么想着,黑羽甩了甩脑袋,趴回桌上打算补觉。

    接着响起粉笔划拉过黑板的声音,以及几秒钟的沉默和男生们突然爆发出的躁动:“厉害啊——”“绝对的美人!!”“外国姑娘吗!?”

    哦,还真是个归国子女呢。

    班主任不得不清嗓稳住局面,当再度回复安静后黑羽听到来自讲台上沉稳优雅的女声:“二月二十四日,九点零分三十二点四一秒……”

    

    “我是从英国剑桥中学转来的白马探。”

    

    当巨大声响在身旁炸开时人会短暂性失聪。而黑羽目前的状态,无疑是一颗核弹零距离爆炸在自己面前。

    双手紧紧抠住桌角才勉强维持身体不会颤抖得太厉害,他目瞪口呆地看向还在微笑着自我介绍的金发少女。但对方此时说了些什么黑羽完全听不到,他感到自己无法顺畅地呼吸,心脏剧烈地鼓动着似乎快冲破胸腔。不知道这是亲眼目睹奇异事件后的害怕,还是兴奋。

    我在做梦吗我在做梦吧我一定是在做梦啊!!

    白马探怎么可能是个女孩子!?

    身体比思想更早一步做出行动,黑羽骤然站起来,连带着身下座椅喀啦作响。“——你不可能是白马!”

    刹那所有人的目光都焦距到了他身上,众人几乎都是一样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黑羽。绀野皱起眉头,说:“黑羽快斗,你还是尊重一下新同学好吗。”

    黑羽这才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张嘴想辩驳一句,却又说不出话来。他能说什么,“我认识的白马探是个男人”这种话贸贸然讲出来,不会被当作神经病吗。

    视线转到那位转学生脸上,黑羽发现少女也在注视着他。对方赤棕色的双瞳里流动着疑惑和怜悯的神情,她打量着他,像是在看一只出丑的猴子。

    青子扯扯他的衣角,“快坐下呀快斗!”

    他有些恍然,顺势往后一靠,却因为重心不稳直直摔到地上——只不过这一次并不如上回那般好运仅仅是人跌倒了。身后的桌子一同被黑羽带得翻倒在地,发出震耳的响动。

    

    在众人惊讶的嘘声中黑羽揉着摔痛的屁股坐起身来。绀野用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向他,摇摇头对转学生说:“白马同学,你暂时先坐到黑羽后面吧。虽然他那个样子……”

    “好的绀野老师。”女孩子相当贴心地接过话,不让班主任感到难堪。然后她理理衣裙,朝黑羽这方走来。

    在他眼里,那个转学生一步一步靠近自己的动作突然都变成了慢镜头。连呼吸都屏住的黑羽发现,明明这样的场景已经发生过一次,他依然感觉到无比紧张。

    当女孩子走到他身后时,黑羽才手忙脚乱站起来,边说着“抱歉”边想把被自己碰倒已经属于对方的桌子扶起。

    当他弯下腰,手指刚触碰到桌子边缘时,女孩子低声说:“把你的手拿开。”这人什么毛病——黑羽有些气闷,自己好心帮忙,她竟然根本不领情。

    将波浪般的长发拂到肩后,女孩子俯身搬起自己的课桌。再抬眼时,黑羽看到的是她冰冷嫌恶的目光。

    啊啊、错不了,他突然就确认下这件事。即便身材、外貌甚至性别都全然不同,但看着那神情,眼前这人的确是白马探啊。

    

    这是奇迹集体发生的一天,而最离奇的事件已经出现在他眼前——白马探变成了女孩子。


※第一章结束※


所以白黑的初见真的非常少女模式啊——刚见面就惊讶得跌倒在地以此引起对方瞩目什么的...黑羽同学你这种方式太过笨拙了啊!
幸好原作世界里白马是男孩子啊不然绝对会被讨厌的σωσ

评论 ( 17 )
热度 ( 27 )

© 吃豆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