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AU】Dragon & Bard(2.Ⅰ)

2.Ⅰ

    所以其实自己这算是被敲诈了?

    坐在小饭馆角落的一张桌子边,端起玻璃杯正打算喝水的吟游诗人突然间脑袋就转过了弯。

    明明从前只有别人给自己钱的份,今天这算是阴沟翻船啊大意了……这样想着,他有些郁卒地灌下一大口温水,将杯底重重敲在桌面,接着冲对面那个动作优雅正慢条斯理享用着午饭的勒索犯翻了翻眼皮。

    被瞪的人浑然不觉般安静地吃完午饭,拿起方巾擦拭过嘴角,抿一口水润过嗓子后,开口说道:“赔杯子的钱也是会一并算进账单的。”

    “我还没用上那么大力气,真是谢谢你了。”吟游诗人花了一秒来理解他话里的意思,没好气地谢过对方的“善意提醒”,然后说,“一个问题,你怎么肯定我会同意请你一顿午餐呢?”

    “我刚到这里,身无分文。而你正好有一大笔……暂且称之为收入好了。”勒索犯说得理所当然,“并且我相信你还是具有最基本的契约精神,不会出尔反尔。”

    “你是说自己根本不是本地人?”吟游诗人感觉自己又一次被当了猴耍,做出几个连续无声且没有意义的嘴型,他伸出右手拇指朝酒馆的方向一指,“那谁给你的勇气来指控我,你是专干骗老实人这一行的?”

    “老实人,之前你高价卖出去的那些偶人,并没有任何功效吧。”自顾自般提起另一件事,见对面一下没了声音,男人挑眉,“到底谁在骗人呢?”

    居然连这也被他发现了。意识到自己可能说得越多,对方能找到反驳的漏洞也越多,吟游诗人心底到抽一口气感慨真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于是适时地闭上嘴不去搭腔。

    “以及我也想问问,你到底是骗子,小偷,还是吟游诗人,或者还有其他更多的身份?”

    “我到底是谁,这很重要吗?我可以都不是,也可以全都是。”不经思索回答非常自然地脱口而出,吟游诗人看见对方用很感兴趣的眼神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而且并不是所有问题都能用是或者不是解决,这世界哪来非黑即白的标准答案。”

    他想自己还是有必要辩解一下,“再说这是自愿交易,只不过我给商品套了个好听的噱头,怎么能称作骗。”

    “牢牢拴紧爱人的心……之类的?”

    “对于我的顾客们这可是精神寄托。沉溺在热烈单相思里的姑娘啊,总是可爱到惹人怜惜,我这算是救了她们。暂时。”

    “你这些理论还真是与众不同。”男人像被他说服般笑着摇摇头,“一顿免费午餐还附加思想交流,还真是超出期望的体验。”

    “这是在讽刺我吗正义先生。我现在只想赶紧付完账和你说再见,”吟游诗人招手让饭馆老板结账,掏钱时笑着耸肩说,“今天遇到你,我绝对算难得一见的倒霉。”

     

    付过账,想到出了饭馆门自己就能和这个勒索犯分道扬镳,吟游诗人对于被敲诈这事的介怀稍微减少了几分。一边将清点好的零钱装进口袋,一边在心底规划去下个地点的路线时,吟游诗人刚转身抬脚,就被人狠狠撞上了肩膀。

    见鬼,如果那人再用点劲估计自己这条胳膊一定脱臼了。活动着被撞痛的部位,他疑惑怎么还没听见对面的道歉。

    “哦小子,你撞到我了。”满面凶相的高壮大个子皱起眉,龇着牙语气不善地说道,“我受伤了,肋骨断了两……哦不,三根,你要赔偿我。”

    拜托就算敲诈也稍微装得敬业些吧。听着那人中气十足的说话声,吟游诗人长叹口气,算起来这是今天遇到的第二次吧。他敢肯定过去十年自己都不如今天几个小时倒霉。

    其他顾客见情况不妙,悄悄地全都离开了饭馆,只剩下试图开口干涉又不敢得罪大个子男人的饭馆老板和几个躲进厨房的跑堂小弟。看着欲哭无泪的老板,吟游诗人又是一阵叹气。

    突然另一个人的声音加入进来:“非常抱歉我的同伴撞到您,我们愿意补偿您的损失。”

    “别擅自做决定啊你!”吟游诗人拿手肘顶一下褐发男人,被回了个不用担心的眼神。

    “能否不要打扰无关的人呢?”说着褐发男人冲门外扬扬头,“我们的协商并不需要无关人士旁听吧。”

    大个子男人思考几秒,点头道:“无所谓,你们别想耍滑头。”

    打算出门两个人合力撂倒这家伙然后逃走?这样想着他们来到外面的空地,正计算胜率的吟游诗人看见守在饭馆门外的另外两个和大个子体型相差无几的男人一左一右走到自己面前,心说还是饶了我吧。看来他们一开始就盯上自己了,而两人几乎没有几率徒手打赢对方。

    当然,这是在“徒手”的前提下。左脚后撤半步,做出防守准备的步势,吟游诗人一只手悄悄伸向后腰的外套下方。虽然不想在这样的场合就用到这玩意,不过他也是形式所逼……

    就在此时,褐发男人走到大个子面前,像察觉不到紧张气氛般笑着问:“您需要怎样的赔偿呢?”

    “那个,”站在右边的人用粗短肥大的食指指向吟游诗人胸前的挎包,“我刚才看到这个小子把钱袋装进去,你们撞伤我大哥,那一袋钱给我们就没你们的事了。”

    “明抢啊你们!?”吟游诗人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对面三人。这一袋子钱不止刚才自己顺来的那些,还有之前攒下的路费。虽说即使被抢走也不至于被饿死,但自己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再凑集路费了。

    “您看,我的同伴似乎并不打算给您补偿。”褐发男人依然微笑着说,“而我也赞同他的意见……那我们就不奉陪了。”

    大个子轻蔑地哼一声,“你们大概没听懂我的意思。钱留下,否则只能给你们一点小教训了。”说话同时另两人将指关节捏得喀喀作响。

    褐发男人如同没听见扭头准备离开,站在左边的男人喊一句“说的话你没听见吗”,伸手准备抓住他的肩膀停下他的脚步时,他微侧过身子,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两手勒住男人的手臂,顺势发力将这人狠狠过肩摔在地上。只听后背接触地面的瞬间,发出了沉闷的响声,接着被摔得半晕的那家伙发出了痛苦的呜咽。

    “可恶的家伙——”

    剩余两人均是一愣,随即高声大喊的同时各自向褐发男人两侧出拳。而他面色沉着地冷静应对,后撤一步的瞬间迅速下蹲,抬起双臂护住头部缓冲对方的攻击力道,接着蓄力一拳猛击在其中一人的下颌上。

    看着连续被解决倒在地上的两个男人,吟游诗人还有些呆愣。反应过来时他从胸前挎包里摸出条绳子,以防最开始倒地那人突然暴起,连忙将男人的手脚牢牢绑住。

    再看那头,见自己两个跟班都被放倒,大个子不敢松懈给褐发男人任何机会。而体型的差距终于在这时体现出来,被大个子发现自己只有趁对方暴露弱点的情况下攻击才能取得优势的褐发男人,面对对方连续的正面攻击,他只能被动防御,在一片摇晃的视线中勉强寻找反击机会。

    就在这时他感到脚下突然被绊住,下意识低头,发现地上那人竟然正用力扯住自己的脚踝。行动力被限制,褐发男人难以移动防守,没几下便落了劣势。脸被一记重拳打得侧向一旁,鼻腔和嘴里铁腥味弥漫,接着大个子拽住他的衣领,整个身体被往下拉去,腹部又遭受到对方膝盖的顶撞。他只觉得肠胃一阵翻涌,不受控制地张嘴咳出混杂着血液的唾液。

    眼前一片混沌,他感到自己倒在了冷硬的地面上,呼吸间沙尘进入鼻腔让他喘不过气来。他挣扎着想要爬起身来,却被人一脚踏在背上,又一次跌倒。

    大个男人像是要发泄刚才没拿到钱的愤怒,朝他又踢上几脚,嘴里忿忿骂道:“像你这样的废物老子不知见过多少,你他妈还想不给钱就跑,你跑得掉吗废物。老子就弄断几根骨头给你长长记性……”




这章字数有点多,还没完。

后半段今天或者明天发...?(揍

评论 ( 9 )
热度 ( 27 )

© 吃豆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