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AU】Dragon & Bard(2.Ⅱ)

...狂战士白马(。


2.Ⅱ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吟游诗人只来得及将地上另一人踢晕,就看到大个子准备出拳砸上褐发男人的后脑。在他想到该怎么做前,已经迈出脚步冲过去,挡在两人中间双臂交叠扛住了对方的拳头。后一秒他有些后悔如此莽撞的正面和这个大个子对抗上,毕竟自己并不擅长力量上的比拼。

    “就你这样发育不良的弱鸡,也想来阻碍我?”鼻孔如斗牛般喷出粗气,大个子轻蔑地看着比自己矮了不少瘦弱的黑发小子,“那正好,我要先打破你的脑袋,再收拾你那没用的废物同伴。”

    随着对方不断加压的力道,手臂开始颤抖不止,吟游诗人感到自己也快支撑不住,并且他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出一条可行的逃离方法。

    他来到这个国家之前可没有被痛打一顿的计划……

    “随便给人下定义其实是非常失礼的行为啊。”

    他忽然听到背后传来其他人的声音,接着说话人的手猛地朝大个子的正脸按去,五根手指用力将那人脸上的肌肉骨骼向中间挤压。原来刚才,褐发男人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

    大个子发出不成声音的叫喊,五官因为剧痛扭曲成一团,四肢胡乱摆动着却挣脱不开禁锢。大个子慌乱中企图掰开褐发男子一直发力的手指,可这只手任他不停用劲捶打抠抓依旧纹丝不动,就像手的主人此刻根本感受不到痛觉。

    对大个子逐渐变弱的痛苦嘶嚎置若罔闻,直到他嗓子里再发不出一丝声音,褐发男人才再次发力,直直将他的后脑砸在了地面上。 

    又是短促的闷响,只是地上的人没法再发出什么声音——大个子两眼翻白直接晕了过去。

    ……希望他是晕过去而不是因为砸到后脑勺而直接死掉。吟游诗人撇嘴,看着慢慢收回手的褐发男人,心说这人和怪物似的真能打,然后他拍拍对方肩膀。“行了。”

    整个后背一僵,随后褐发男人缓慢地转过脸看向身旁的人,短暂地闭上眼再睁开后,他将那抹淡淡的微笑挂回脸上,“之前自作主张,抱歉。”

    吟游诗人摆手,“是我该谢你帮忙解围。”说着他把绳子递过去,“接下来就把这三个家伙交给地方官解决吧。”话音未落他已经弯下腰麻利地将地上人事不省的大个子捆住,假装没忽略掉褐发男人刚才肃杀的面色。

    以及他肯定自己清楚看到的,那人瞳孔里一纵即逝的红光。

     

    当地治安官带走那些恶棍后,两人坐在饭馆外靠墙的长凳上休息。不知是才打完一架都有些疲惫,抑或各自在思考不同的事,他俩都没说话,只是听着彼此的呼吸声,还有墙后逐渐再次变得喧闹的饭馆里食客们的说话声,跑堂小弟不断的吆喝声,大厨用铁铲擦过锅底时金属的碰撞声。

    良久的静默后吟游诗人选择开口说话:“你可真厉害,自己单独就撂倒三个大高个。”

    褐发男人看他一眼,“就我看来,你也不差。”不给对方插嘴机会,他继续说道:“一开始你就打算用别在后腰的那玩意对付他们吧……在你准备拔出来时我已经发现了。”眼里尽是了然,“武器吗?”

    “你还真是观察入微。”吟游诗人笑起来,接着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摸出把匕首,他对着空气虚晃一下,在眼底留下一道凌厉的白影。“刀刃锋利,相当好用。”

    盯着被修长手指握住的匕首手柄上纹理细致、线条流畅的雕花,褐发男人点头道:“也不单单是利器,还是件做工精致的艺术品。”

    “啊,这个……”似毫不在意地翻动手腕,正眼也不瞧这把被称赞的武器,吟游诗人反手将它插回绑在后腰上的刀套,“父亲给我时就是这样了,他喜欢弄这些。”

    接下来的交谈被饭馆老板的加入所打断,这个身材矮小、上了年纪的男人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游移打量过后,他说:“谢谢……真的谢谢你们。”

    见他们有些疑惑,老板继续说道:“那三个人从很久以前就在这条街上为非作歹了,今天被你们教训之后,应该会收敛些吧。”

    看来这附近的居民确实是被欺压了很长时间。“太客气了。”吟游诗人说,看着老板依然皱起的眉头,他问:“看样子他们干过不少坏事……你们为什么不联合一起反抗呢?”

    “小兄弟你不知道,从前街对面有家店的店主曾经反抗过他们,不愿意配合他们敲诈旅客,”一句话便让老板向这两个异乡人倒起苦水来,像是回忆起非常可怕的事情来,他的脸色变得有些惨淡,“之后一天夜里,那三个恶霸就带着人,把那家店砸个稀烂,最后还放了一把火。虽然店主死里逃生,可仍然伤得不轻,听说到现在每个月还要去看大夫。你说,我们怎么敢反抗啊。”

    “不试怎么知道结果呢,再说,想要抵制他们的人一定很多吧……”

    老板摇着头叹气,“不行的,我们没有你们的身手,也不敢拿所有家当冒这个险。”说着他转身看了一眼对街某一家还被木板和钉子死死封住的门面。那里已经没有了大火留下的痕迹,只不过那时的恐惧已经深深刻印在目睹过现场的每个人心底。

    吟游诗人还想要说些什么,被身边那人用眼神制止,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对,对了,不光要向你们道谢,”老板连忙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玻璃药瓶递了过来,“隔壁药房的老板娘说这是谢礼,说是用这个药可以消肿止痛的。”说罢他看向褐发男人嘴角的一片淤青,“小哥啊你的俊脸要是留疤,我们可过意不去。”

    吟游诗人就看着身旁这人特别坦荡的将谢礼和夸赞一起收下,还彬彬有礼地答复一句“多谢您的好意”后,起身送走了饭馆老板。

    厚成这样的脸皮怎么可能会留疤啊。他腹诽。

     

    两个小时后吟游诗人准备继续踏上旅途,而褐发男人则告诉他自己并没有什么目的地,打算再多留几天。做完友好的告别后,吟游诗人背好自己的尤克里里,转身离去。

    但仅仅走到几米开外的地方,他又倒转回来,“你熟悉这个国家吗?”

    被问到的人点头,“我是本国人。”

    “那好,你愿意跟我一起旅行吗。”

    这次换作褐发男人愣住。

    意识到自己的问法有些奇怪,吟游诗人有些尴尬地咳一声,解释道:“我需要个本国向导,正好你也不是要事在身,不如和我一起上路……报酬不多但是由我包你的衣食住行。”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而且你能打。”

    像被逗笑一般,褐发男人用手掩住下半张脸不愿让表情看起来过于失态,“当然可以。”尾音是抑制不住的笑意,眼里满是之前说他有趣事的神情。

    “那么向导先生,还没正式请教过你的名字。”

    “探,白马探。”

    吟游诗人没料想到自己会因为听见一个姓名而吃惊。“长得如此不东方的人竟然有一个东方名字。”

    “混血。据说我父亲来自你那里,”估计曾被很多人问起过,白马探对于吟游诗人的调侃并不在意,反而勾起唇角,“为了将来更好相处,我也需要知道您的名字,旅客先生。”

    这家伙幽默感不错。心底夸过白马探,吟游诗人说:“叫我巴德就行……喂你这个眼神是想说我在骗你吗?”

    “唔,出门在外为了安全起见,确实需要准备几个假名呢。”捏住下巴故作深沉地思考一阵,白马探看向巴德,“我们可以出发了吗,巴德?”

    把地图递给白马探,巴德一副甩手掌柜的模样,“路线规划就靠你了,白马向导。”

    “顺便说一句,我之前并没有来过南方,如果迷路我先抱歉。”

    “……原来你不止会敲诈勒索,还会欺诈啊?晚饭自己想办法解决!”

    “容我现在就辞职。”

     “喂——”

    

    旅途就此启程。

    

    

TBC.

评论 ( 9 )
热度 ( 22 )

© 吃豆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