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AU】Dragon & Bard(3.Ⅱ)

准备进入主线,大概

3.Ⅱ

    所幸无人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意识清醒的人都被那个站在临时搭出的高台上弹奏尤克里里,唱着编入歌词里压着韵脚的故事的吟游诗人所吸引,他们的目光在黑发青年人身上停驻,迟迟不肯移转;而酒馆的应侍见多了发生在这里的怪事,大概当他是那些醉鬼里的一员,波澜不惊地干着手头的活碌,完全没将他放在眼里。

    现在回想起来,他能够单手制服那个男人,或许是因为那人的话令自己有些失控。如果不是被巴德中途叫停,那人可能断掉的不止三条肋骨了。

    现在又多了一件他弄不明白的事。这句让他心烦意乱的话仿佛已经千万次被人在耳边提起过,可他搜寻遍已有的记忆,不曾发现谁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语句。在他现存的记忆里,过去身边的人对他常常是过分恭敬,甚至能以神经质形容他们的态度。那么,曾经反复对自己说出这句话的人又是谁,其中的原因又是如何,对于目前的他来说依然完全摸不到头脑。

    果然他的确有必要弄清楚自己真正的身份,这算是给自己又多加了一条必须寻回最初记忆的理由吧。白马探想着,仰头将杯子里剩下的威士忌一饮而尽。

    与此同时唱台上的巴德正好一曲终了,也将自己那杯酒喝干,视线扫视过酒馆人群后对上才刚刚看向他的白马探。于是举起没有内容的玻璃杯向白马探示意,略微一歪头,弯起嘴角无声地朝他做出“干杯”的口型。蓝色的眼珠里满是欢快愉悦的笑意。

    台下的其他人只当巴德是在祝酒,不约而同地高举起手中酒杯,喊出并不整齐划一的干杯后,呼哨声鼓掌声说话声乱哄哄交杂作一团,气氛一时间热闹非凡。

    巴德也并非看不懂气氛的人。朝白马探比了个稍等的动作,随后他拨动琴弦,喧闹的人群在乐声响起时便立刻安静下来。

    他这位同伴不论到哪里都能够成为主角。将之前纷乱的想法暂时放在脑后,又向应侍要了杯威士忌,白马探这次选择专神于巴德将要唱的乐曲。注视着唱台上迅速投入的吟游诗人,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嘴角已经勾出了一抹比平常柔软得多的弧度。

    巴德带了些异国腔调的嗓音,令听众们如笼罩于朦胧神秘的薄雾中。做好静心品味歌声的准备,白马探却发觉歌词更值得自己注意。

     

    这支首歌谣的内容像极了一个童话故事。

    年幼纯真如同白色金盏的小小女孩在荒野中迷失了回家的方向,偶然闯入黄金宫的她发现这里的主人竟然是一条从胡须到尾巴尖都是漆黑的巨龙。看到这传说中的邪恶生物,小女孩却感受不到一丝恐惧,她走到还在睡觉的黑龙跟前,用小小的柔软的手掌抚摸着黑龙的鼻子。巨龙从梦中醒来,用它暗红的眼珠盯着小女孩,“你也是来拿走我的宝藏的吗?”它问道,声音低沉威严,甚至能让土地隐隐颤动。“不,我只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女孩回答,她感觉龙的脾气并没有传说中那样暴躁,于是又问:“你一直呆在这里不动吗?”

    黑龙告诉她,偶尔自己会绕着黄金宫巡视几圈,看看有没有打它宝物主意的家伙。几天前它才撵走了闯进来的一群人,后背也被那些人划出了伤口,所以今天它总在睡觉好让伤口愈合更快些。

    于是女孩找来食物和水,一半分给黑龙一半留给自己。白天她坐在黑龙脑袋旁与它说话聊天,夜晚则倚靠在黑龙巨大的身体边睡觉,直到某一天女孩听到外面传来隐约呼唤着她名字的声音。

    “你该走了。”黑龙说着打开黄金宫的大门。而女孩问:“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黑龙说:“龙的记忆力很好,再过十几年我也可以循着气味来到你的面前。”女孩这才离去,与黄金宫外寻找自己的焦急亲人团聚。

    回到家,从小姑娘长成曼妙的少女,她不经意回想起那几天的经历,有时甚至以为那是自己在荒野中走累了做的一场梦。在女孩成人礼那天,她在家门外迎接来参加聚会为她祝福的亲朋好友。

    当人们都进屋后,女孩看到外面还留着一个从前她没见过的陌生人。她上前询问陌生人是否需要帮助,却看到这位黑发黑衣的青年脸上有一双暗红色的眼珠。

    

    歌谣到此为止,正好之前出门的应侍带着一位歌女回到了酒馆。用一段平缓的乐声收尾,巴德站起身向台下听众落落鞠躬,拿着尤克里里和空酒杯坐回吧台前的高脚凳上。

    将尤克里里背回背上时他听见白马探犹如自语般轻喃,“龙……”猜到对方应该还在回味刚才那首曲子,巴德笑起来,“你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龙存在?”

    被他的问话打断思绪,白马探稍作愣神后很快反应过来,他答道:“恰恰相反,我之前读过很多研究龙的书籍,还算有些了解。”

    如此巴德更加笃定,这个人的家境是果真不一般。但此时他懒得去详细考虑这些,便重新挑个头和白马探闲聊几句。

    “我倒是想知道你那些曲子内容的来源。”白马探又将话题绕回来,眼睛里是毫不伪装的求知若渴。

    巴德挠头,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我在各地都会打听当地比较有名的传闻,再自己编成押韵的歌词……不过毕竟是传闻,到底有几成真实性就没什么保证了。都是随口能编出来的东西,你也别太当真。”想了想他说:“比如刚才那首,虽然传到我这里时结尾已经没了,但我还是立刻就能告诉你结局。”

    白马探挑眉,以眼神示意巴德继续讲下去。

    “那个青年就是十多年前的黑龙,他趁着女孩成人礼把村里所有人都吃了。”说罢巴德相当顽劣地朝白马探大笑起来,“我今晚可以说这是结局,明天又能说陌生人和龙没有任何关系,但他对女孩一见钟情,在女孩成人礼上他们订了婚。”

    “结论是,传说越古老,越不能信。”眼里的笑意褪去,巴德忽然沉下脸,意有所指地说。

    

    这时巨大的轰鸣传来,不一会儿窗户被自外面来的火光印得通红。不少人跑出酒馆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正好酒馆老板拿着酬劳走过来,巴德点了点塞进口袋里。

    “我出去看看。”对白马探说完,他跟随人群走到街上,正好遇到好几个昏迷不醒的伤员被人用担架抬着经过自己身前。这样粗略地看一眼,他得出的结论是这些人可能都撑不到明早。

    不知道他们有多么可怕的经历才会伤成这样。当然,如果是常识无法得出的结论,他只能认为是这些人都到过那种地方……想到这里,巴德心里不禁一沉。

    “小兄弟,有水喝吗?”这时有人扯了扯巴德的衣袖,他低头发现一个白胡子老头正坐在街坎上,满面的疲惫和惊魂未定。

    看着衣裤满是泥渍的老头,他说:“水没有,但是可以请你喝杯酒。”

“酒,酒好……我现在就需要喝它几杯下去。”

    伸手拉起老头,巴德带着他走进酒馆,把自己那杯才倒上的威士忌递过去。老头看也不看,一口喝了个干净。等他稍作平息,巴德问:“你们这是从哪里来?”

    “西边十多里的地方。”

    果真是那里,巴德暗自咬牙,却听到老头又说起话来:“你是不知道那下面有多可怕,我还以为到了地狱……唉,早知道不管他们出多高价钱我也是不会去的。”让应侍再倒上一杯,老头这次选择慢慢喝下去,“罗杰斯倒霉喽,我们只找到他的胳膊带回来。”

    像只对赚钱感兴趣似的,巴德问道:“谁给的钱,听你说起来出手很阔绰啊。”

    老头有些醉了,随便一问他便能絮絮叨叨说上许多,“你知道皇家探宝队吗,他们上星期来的,因为出价很高,当时全镇的人都去了报名。”讥讽地笑了声,他继续说:“结果大多数都有去无回。算了……明天估计还要让我们进去,今朝有酒今朝醉。”说完一个酒嗝喷在身边的巴德脸上,熏得他赶紧捏住鼻子。

    “他们一定很缺人手。”

    听巴德这样说,老头不禁睁大眼睛,“怎么,你也想赚这没命花的钱?听我一句劝……”忽然他顿住,眯起眼凑到巴德脸前,仔细看了半晌,说道:“怪人都是一个样。”

    一句寻常的醉话却让巴德的神情变得有些激动,他拦住老头继续喝酒的动作,问:“能、能告诉我你刚才说那句话的原因吗?”

    “哪句?……噢,怪人,怪人。”老头喃喃,“十几年前有个和你一样的黑头发的家伙,也是出钱我带他到那里去……和你差不多,不过留了撮小胡子……”

    老头的声音渐低,最后他终于撑不住整张脸都埋进自己浓密的胡子里打起呼噜。只剩下一直没说话的白马探和脸色阴晴不定的巴德。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20 )

© 吃豆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