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丧尸背景的没头没尾的脑洞文。

包含少量不明显的白黑和平新。

    凌晨时分白马被一阵窸窣的杂音惊醒。他从放平当做床铺的驾驶座上轻轻直起身子,贴近前窗用力眯着眼睛想要看清楚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他只能看到望不见尽头的黑暗。

    那样的声音也没有再次出现了,白马放缓呼吸试图找出来源。但他唯一听到的只有自己心脏鼓动时发出的通通响——也许刚才自己只是被噩梦中的幻听所惊醒,毕竟生存在目前的环境下,他们早已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

© 吃豆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