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过早年(盗墓笔记同人)

CP:潘三(大概)

文/帅气的兔子

          

    那是某年冬天的事了。

 

    头天下午胖子不知道从哪儿牵了只黑山羊,说是为感谢一年多来的提点,就拴在了吴三省家铺子后面的院子里。当然,他还是被潘子质疑“没事送礼,绝对不安好心”。

    “我说大潘,这就是你冤枉好人了啊。你看看我,”胖子说着摊开两只手,一副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的架势,说得相当无辜,“你看胖爷我是那种内心阴暗的人吗?大家都是自己人了你这么说我实在伤心啊!”

    “滚蛋谁跟你自己人!别抖你那一身肥肉,老子看着烦。”一巴掌招呼到胖子后脑上,潘子却一下憋不住笑出来,“行了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求三爷啥事。”

    这下轮到胖子不满,“哎大潘,你都能赶上机场缉毒那狗了。知道吧,就鼻子特灵的那种。”一边比划起来,“咋跟你三爷有点关系的事你戒心就特别重呢?都恨不得把我从内到外扒开来看了。”

    “我他妈愿意,闭嘴吧你!”潘子说完踹胖子一脚,“把这玩意牵走,养在三爷这里还不臭死。”

    这时外出办事的吴三省刚好回来。“今天冷啊——刚才开始有点下小雪了,”拍着帽子上雪化开留下的水渍,他皱眉问道,“什么怪味?”然后看到正站在堂内的潘子和胖子二人,以及拿在胖子手上的绳子,还有绳子另一头拴着的羊。

     

    也不急着说话,吴三省泡了点茶,坐到一旁的靠椅上,啜饮一口后,说:“胖子,你这是……”

    “送您的。”

    “有什么事你说吧,能帮忙的我吴三省还是帮,不过这礼我不随便收。”

    “我的娘你们怎么一样一样的。我这就是拿来孝敬您的,您就拿好吧。”胖子无奈,“明天不是冬至吗,我想着大家都是兄弟,聚一起吃吃羊肉聊聊天。被您这么一说搞得我真的有目的了。”

    潘子看了眼挂历日期,说,“还真是,哎最近忙起来都忘记日子了。”

    “对嘛。你想原本冬至都是吃饺子,今年换个口味。”胖子说,“我是问认识的一个小四川,他说他老家冬至吃全羊宴,还能御寒。”

    “那你不会杀了再带来?”

    “我靠,这可是从来没喂过饲料的羊,要吃肯定吃新鲜的。放一晚那肉味道都不对了!”

    吴三省看向那羊,那羊一点儿不会怕人,也用漆抹黑的眼珠子盯着他。“行,明天我把大侄子和那张小哥也叫来。”

    “还有,今天你打算把这玩意养哪儿?”

    胖子往后门一指,“您这儿院子不是挺大吗。”

    “艹,铺子晚上要关的,没人伺候你这祖宗!”潘子说,“信不信明天再来已经被人顺走了!?”

    “还能有人敢偷到您三爷头上的?”

    “别吵。这样吧,潘子你今晚在铺子睡,侧屋应该有被褥棉絮。”吴三省想了想,说,“胖子你也别跑。”

    潘子点头应下,胖子却不同意,“不是吧,两个人守一只羊?您不嫌浪费人手吗?”

    “这玩意你带来的,你至少负一半责吧。凭什么只让我的伙计单独管。”

    “明天又不止我一个人吃……”

    不等他说完,吴三省把茶杯放好,拿起墙角雨伞出门,“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今晚要是冷就把空调打开,听到了吗潘子。”

    “三爷您回去路上慢点!”

    

    

    第二天上午吴邪便过来了。听他说吴三省半途被叫出去,大概要去附近看批货,就带着张起灵(作用应该是保镖)去了。晚饭时才回来。

    “张小哥在我还是放心,”倒了杯茶给吴邪,潘子说,“小三爷您在这儿坐着玩啊,我先去后面把羊杀了。”

    吴邪只听他三叔说冬至吃羊肉,估计不知道还是活的,显得有点好奇。“潘子你自己动手?要不带我一个。”

    “这……您想看就来吧。”

    “大潘、天真,你俩啰嗦啥呢!我开水已经烧好了啊!”

    只听胖子在后院喊。

    

    “行了行了你让开。”一边将围裙罩在身上,潘子拿过磨好的刀,围着黑山羊走了几圈,上下打量。“这玩意我没杀过啊,胖子,喂你跑一边干什么?”说着冲躲一边抽烟的胖子吼道。

    “我草,昨晚跟你挤那窄床板胖爷一夜没睡好,抽根烟醒神!”把剩下半截烟扔到地上捻灭,胖子走过来,“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杀。”

    “胖子,我草你妈你下回做事过过脑子啊好不好?不会杀你弄只活的!”

    “我想着你原来不是炊事班的吗,杀个羊肯定没问题啊!谁知道你他妈不会!”

    “老子原来在丛林里能逮到个兔子都了不起了,哪里来这么大一只杀?”

    “你他妈原来杀过人吗?照着那感觉给一刀就行了呗。”

    看着潘子就要扔了刀子和胖子干架,吴邪连忙上前去劝:“我说,听我说,羊也有气管和颈动脉,摸准了就一下的事。潘子你只管动手,我和胖子把它按住。”

    然后潘子和胖子蹲到一边,默默地看着吴邪过去在羊脖子上摸来摸去找动脉。估计这黑山羊没怎么见过人,丝毫不怕,任吴邪上下其手,自己悠然自得地反刍。

    

    “不过话说回来,这羊皮毛真好,油亮油亮的。”

    抽了口烟,潘子说。

    “那是,我专门跑100多公里到山村里买的。”胖子相当得意,“胖爷的眼光,水平不一般。”

    “嗯……把那羊皮剥下来弄干净,再给三爷做个大衣,肯定保暖。”

    “其实我老是在想,天真三叔究竟有什么妖法,能让你这么忠心耿耿。”

    “胖子,刀还在我手上。你话说好听点儿。”

    “……”

    

    一小会儿后,吴邪让潘子过去,“潘子你摸这里,动脉应该就在这儿了。”

    伸手压上吴邪所指的部位,他首先感到的是所有热血动物都有的温暖体温,还有血管收缩时一跳一跳的运动。

    这应该算所谓“活着”的感觉了。有力但又相当脆弱,只要想,只用一下就能让这跳动消失了。潘子有些恍然,少年时在死人堆里打滚,他已经看过太多世态,却依旧无法看透。他想或许是自己脑子太笨,才没办法弄懂那么复杂的人事。

    唯一了解的,大概只有他自己对于“活着”没了那样多的奢求。不过他又有什么资格奢求?很多时候他都以为自己早已死在了那场战争,不过是战友倒下的躯体换回了自己的躯壳。

    当然,他不是埋怨命运给了自己活的机会。毕竟他遇见了这些可以为之付出性命的人,比如吴邪,比如胖子,还有……

    

    山羊的四蹄已经绑牢,被吴邪和胖子伸手按住。它也不算傻得彻底,意识到危机逼近,渐渐挣扎起来。

    潘子把装血的盆子摆好,闭眼默念一句,随后就是迅速凌厉的一刀。

    

    

    张起灵提前回了铺子,开门先闻到的是股淡淡的腥味。

    “吴邪。”他轻轻喊了一声。

    “小哥到啦?”后屋传出吴邪的声音,“你你先别进来,太乱了。”

    把背包放到桌上,张起灵便去了后院,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和凶杀现场没什么差别的景象。他看向一身血渍的吴邪。

    “啊——我们杀羊呢,”吴邪挠着头笑,“胖子那傻逼端开水的时候端洒了,羊没死透一下就跳起来。嗯,我们去按没按住……哈哈哈。”

    “小三爷你去楼上厕所冲个澡换衣服吧,热水器烧着的。”潘子从一边厨房探头,同样的一脸(羊)血,“我和胖子在这儿打整。”

    “行!”吴邪应道,推着张起灵离开后院,“小哥你坐着喝茶,一会儿吃晚饭。”

    

    “大潘不愧是炊事班出身啊——啧啧,这香的。”胖子说着就想动手拿块羊肉来吃,被潘子一把打开。

    “等三爷回来才能吃,你这货懂礼貌吗?”

    “是是,这饭菜您做的都听您的。”胖子举手投降,“先喝着酒总行了吧?”

    顺手把吴邪和张起灵的杯子也斟满了白酒。

    喝着酒就开始漫无边际地瞎吹,胖子问:“喂,你们仨,信不信佛教转世投胎这一说?”

    “要是你以前来问我,我绝对告诉你这是封建迷信。”吴邪把剩的一口酒喝完,说,“不过现在嘛,宁可信其有。”

    “那天真你跟我说说,要是真有下辈子,你想干嘛?”

    “什么叫想干嘛,未知的事谁能计划得了。”

    吴邪说完想了想,补充道:“不过多余的事我想不到,至少我希望——当然只是希望,还能遇见你们这样的好兄弟。”

    “我草,天真你这情煽的,”胖子假意摸了下眼角,哈哈笑着说,“不过我也是这么想的,来为天真干杯!”

    又是一杯下肚,胖子问:“啊对了,大潘你呢?”

    “我?”潘子挑眉,“嘿我还真没考虑过。”看了眼时间,他起身,“炖羊汤快好了,等等再说。”

    “哎你这人矫情,随便说说嘛——”

    “好好好。下辈子,三爷去哪儿,我就在哪儿。”

    余下的人均是一愣,胖子大声说:“我说你被你三爷洗脑,还不信……”

    “我洗谁脑呢?”

    正说着,吴三省已经进了门。

    “三叔!”吴邪说,“没啥,我们在讲下辈子有什么打算呢。”

    “哈哈,你们年轻人一天想法倒是多。”吴三省抹一把吴邪脑袋,笑说,“先把这辈子过好,之后的事,有得是时间想。”

    正好潘子把羊汤端上桌,省略掉矫揉造作的话,所有人干一杯酒,晚饭开动。

    

    “今天把你们喊来,除了是过个冬至,也算是提前团年了。”酒过三巡,吴三省说。

    “这也太早了吧三叔。”

    “一月份就开始来事了,大侄子。”

    吴邪问:“油斗?”

    点点头,吴三省继续说:“当然风险也大,一去不知道多久能回。没办法,干我们这行。”

    “有一年差点连年都没法过了。”潘子道,后面的话被胖子打断。

    “哎呀大潘瞎说话,今天当过年嘛,大家开开心心。”

    “对对,咱们喝酒!”

    

    看着桌上其他人,潘子眼里也染上些笑意,他举杯,“好,今天过年!”

    “过早年!”

 

 

 

 

 

—END—






其实是潘子吧今年的活动参文...唔既然活动结束了我也就放上来了。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吃豆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